北京文学网站:http://bjwx.qikan.com

北京文学2012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冬黄梅

字体:


   她希望挣脱平淡生活,却又深陷平淡中。拥挤的小房间,丈夫收藏的古代花窗,淹没了她的一切。在一个连绵淫雨的日子,她发出了最后的叹息……

  

  一

   鹃鹃酸酸软软的,一点也动不了。女医生说,你的骨头是酥的,血管也有问题,你的大脑血管特别粗,血冲过来就像发大水。你一定织过毛衣的,比方说,流到胳臂时,血管是12号针;流到大腿时,是9号针;流到脑袋时就是1号针了。知道1号针吧?那是棒针。街上买的棒针衫就是1号针织的。女医生没戴口罩,但是鹃鹃看不到她的脸,她也没想去看她。她安静地躺着,心里也安静。仿佛一针麻醉打在了心上。女医生扶着床,缓缓地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北京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