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文学网站:http://bjwx.qikan.com

北京文学2012年第9期  文章正文

村里的树

字体:


  我们村子是树的村子。柳树、桃树、杏树、槐树、白杨树、苦楝树……村里的树多得数也数不清,这还不包括墙根儿、堰边的那些似乎永远也长不大的臭刺橙、唐梨、野酸枣和木槿。我要用多少年才能记住它们的名字。更不要说那说不清年代的一些古树,春秋寒暑,风晴雨雪,花开花落,阅世事无数,实在是村里的灵物。一棵树长在一个地方,如果不遭砍伐大多比人活得长久。这么浅显的道理也是我活到几十岁以后才明白的。
  人对万物的领悟真是太迟钝了。
  近两年我以字为齿,不断梳理着往日的故乡物事,这其中就有树。虽然它们大多早已经消失于时间的长河,没了痕迹,但它们和我童年的生活搅在一起,成了村庄故事的一部分。我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京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