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文学网站:http://bjwx.qikan.com

北京文学2018年第6期  文章正文

《阉割》读札

字体:


  《阉割》写了两个故事,一个是爷爷的故事,一个是叙述者“我”的故事。“我”将某种乡愁式的情绪投射到爷爷的身上,并由此设置了一个基本的故事情节——爷爷的蓝包袱究竟藏了什么样的秘密?将这兩个故事连接起来的有效的装置就是“阉割”这一古老的手艺。从小说本身的叙述后果来看,“阉割”这一装置超出了其功能性的作用,而具有了某种“主体性”。这么说的意思是,作者因为对“阉割”的热情和关注,甚至都忘记了这一装置是为小说的故事和情节服务的——或者说是为了一个更集中的主题服务的。他陶醉在对“阉割”这一古老手艺的描写中,用“摄像机”般的镜头语言将其放大、细化,然后“全景式”地呈现在读者面前。在1980年代,“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京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