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文学网站:http://bjwx.qikan.com

北京文学2018年第11期  文章正文

父亲不曾流泪

字体:


  亲爱的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十年。

  父子情深,而今两岸,中间隔着一条叫作生死的河流,也有人叫岁月,也有人叫流年。十年来,我在此岸,守着父亲的血脉,也守着对父亲的追念。在天堂以远,父亲带着他治不好的病,黯然藏在彼岸。十年来,向着彼岸,我一次次眺望、一次次问天:彼岸无应,父亲无言。
1

  2006年10月,我为母亲的抚恤事宜,第一次去了父亲工作过的陕县支建煤矿。车上下转弯,一路颠簸摇荡,不足40公里的路程走了近两个小时。矿区掩在一个山谷中,覆着一层尘埃,很安静。这是一个县办煤窑,建于1958年。半个多世纪过去,矿区房舍已经很陈旧了。想象不出,父亲当初在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京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