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文学网站:http://bjwx.qikan.com

北京文学2020年第9期  文章正文

最后一个农民(三题)

字体:


 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,小时候,经常淹没在庄稼地里,有时也裸露在赤土埔上。可这几十年,天翻地覆……烟囱立了几万根,天上结成一团云,把日头也吞了,地上落花枯树,寂寞鸟鸣。我们又把烟囱拔了,洗了天。绿水黑过,鱼虾都死了,我们又滤了水,水又能活鱼了。原来,祖祖辈辈,生根钉地,这一代搬家了,换一种活法。木屐、草鞋、犂耙、锄头、畚箕都没了。现在,立在你面前的,是正消失的村子。站在你面前的,是最后一个农民。
非常晚餐

  村子和人一样,也有寿命,也有生老病死。村子的死叫废乡,灾荒、瘟疫、兵燹。人死光了跑光了,剩下房子,而后是风吹日晒雨淋,房倒屋塌……现在这个村子,是富起来了,可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京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